• 演出门票
  • 景点门票
  • 酒店客房
  • 旅游线路
周杰伦郑州演唱会 奥帕拉拉水公园

当前位置:大河票务网 > 娱乐资讯 > 明星娱乐 >

德云社成老赖 上失信“黑名单”

时间:2016-09-10 11:11 作者:www.dahepiao.com


前几天,郭德纲和曹云金间的恩怨霸占了娱乐圈“头条”。昨天,又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德云社上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失信“黑名单”。昨天登录最高人民法院网站查询,发现北京德云社赫然出现在名单之中。

 

据消息,德云社因其老赖行为登上了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的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所谓“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即为我们通常所称的老赖。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德云社登失信名单

 

昨天,在最高人民法院网站的“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页面中发现,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因一起与北京宣房房屋经营公司的民事纠纷登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页面显示,依据判决,被告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广德楼娱乐产业有限公司将位于北京市宣武区(现西城区)大栅栏39号71间房屋腾空,交由原告收回自用。同时在“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及“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两栏中,显示为“全部未履行”及“其他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调查发现,大栅栏39号即广德楼戏园,是德云社的六家固定演出剧场之一。昨天,广德楼戏园的售票演出一切正常,最晚一期为本周日的晚场相声。

 

法院判德云社腾退

 

北京德云社失信案件发生在2011年,没查询到具体信息,但该案经两级法院审理后判决三被告将涉案房屋腾空,交由宣房公司收回自用。而在2013年,北歌公司又与宣房公司因财产损害纠纷闹到法院,其中同样涉及到了德云社。

 

在2013年的案件中,宣房公司诉称,大栅栏39号的71间公房由该公司经营管理,现由北歌公司经营、销售商品,并出租给北京德云社进行商业演出,并由北歌公司提供给其出资、注册的广德楼公司进行办公。宣房公司称,北歌公司从事的演出系商业性而非公益性演出,但始终未向宣房公司支付任何费用。于是宣房公司起诉,要求北歌公司支付2011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的房屋使用费。

 

北歌则辩称,涉案房屋由公司前身北京曲艺团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建设、修缮并使用至今,宣房公司从未行使过房屋管理者的权利和义务,双方也未签订公房租赁协议。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最终根据2011年涉及德云社失信案的判决,判定北歌公司占有使用涉案房屋,其应向宣房公司支付房屋使用费,判决北歌公司向宣房公司支付房屋使用费155万余元。

 

昨天晚上,尝试联系德云社发言人王海了解此事,不过王海未接听电话。此后,又发去短信表达采访意愿,而王海回复短信称,“麻烦咨询西城国资委”,便再无回应。

 

进入黑名单将受惩戒

 

最高人民法院自2013年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并统一向社会公布。一旦进入失信“黑名单”,法院将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供相关单位依规定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

 

不过失信“黑名单”也并非永久性的,根据规定,当失信被执行人全部履行了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经申请执行人确认履行完毕或者人民法院依法裁定终结执行,具有上述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便会将其有关信息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中删除。

 

德云社的回应

 

而北京德云社今日在其官方微博发声,就“德云社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一事作出说明,称“很大程度上有代人受过之嫌”。

 

德云社介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院的执行案件,是因北京宣房房屋经营公司与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之间关于广德楼戏院的房屋权属纠纷而起的,德云社只是诉争房屋的实际使用人,并且在使用广德楼期间,德云社已向当时签约的北京歌舞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房屋实际控制方)付清了所有应付款项。

 

德云社解释,案件争议焦点在于双方的房屋权属争议,与德云社无关。北京宣房房屋经营公司之所以将德云社列为共同被告,只是因为德云社在实际使用着广德楼戏园,然而德云社在和北歌签约时并不知道他们同宣房之间存在房屋纠纷。

 

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之后,德云社对广德楼戏园的使用未受到过来自法院、相关部门、宣房公司和北歌任何形式的阻止和妨碍。

 

最后,德云社申明,此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在很大程度上有代人受过之嫌,但始终尊重并敬畏法律,一直在配合法院、相关政府部门的相关工作。无论诉争双方中哪一方来管理广德楼戏园,都会配合该方办理完毕相关房屋使用手续,一如既往地如约履行合同义务。


关注大河票务网二维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