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出门票
  • 景点门票
  • 酒店客房
  • 旅游线路
周杰伦郑州演唱会 奥帕拉拉水公园

当前位置:大河票务网 > 娱乐资讯 > 明星娱乐 >

乔任梁自杀的原因 看完这个也许会懂

时间:2016-09-17 09:18 作者:www.dahepiao.com

大河票务网讯:

因为kimi乔任梁的事件,我好奇抑郁症究竟是怎样让人有轻生念头,要知道乔任梁在荧幕中一直是鬼马、调皮、活泼、有点坏坏邪气的美少年形象,于是上网搜,知乎上这个回答,让我深深感触到了!






佚名回答,写的这么细致,应该是真实的,希望大家看完能有所领悟,父母、同学、甚至路人我们都是扮演者不同的角色。请珍惜善待每个人!
 


注意【接下来的都是copy下来那位佚名朋友回答的内容:

这个答案我写完了有很久,没有发出来,一直都不知道是否要匿名,也不知道怎么描述当时那种感触。


我们都知道人是有情绪的,也是有情感的,固然情绪,情感都是变化不定,固然每个人在人生的不同时期总是会某一方面的因素占据更盛的位置,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某些曾经困扰我们的负面情绪也会渐渐消逝。


可是,抑郁症不是“情绪低落”。很多人以为抑郁症是由情绪低落引起的,我想说,不是的,至少我不是的。有很多人觉得自己情绪低落,怀疑是不是得了抑郁症,那也不是的,只是抑郁,不是抑郁症。


抑郁症是一种病,“情绪低落”是病症亦或者诱因。我在高一不幸患上抑郁症,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还会难以名状的痛楚。


那个时候的自己,情绪低落,浑身无力,对社交恐惧,常常出现幻听和幻觉,严重时甚至身体出现莫名刺痛,眼睛常常自动放空,无法对焦,外面的世界一片模糊,脑海里常常会有另一个我绝望的的嘶吼,不停的讽刺我,告诉我是那么的孤独而无助。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已经是重度抑郁了。


我常常逃课,跑到操场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发呆,谁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大家只是觉得我不守纪律,不爱学习。


我仍旧跟正常人一样社交,一样活着,只是我逐渐开始强烈的社交恐惧(很多年过去,我依然社交恐惧,上一次采铜问我为何惧怕被关注,即源于此。),成绩一落千丈,当时学校同级生1200人,我从入校的前一百退到后一百。


高一上学期期末,领到成绩的那一天,父亲揍了我一顿。

 

我默不作声,一声不吭的挨完了那一顿揍。心里对着这个家庭深深的否定(固然现在已经不是了),十几年来以成人对错标准来衡量孩子行事方式的教育方式,说不上对错,但对那个年纪的我,刻上了无法磨灭的印记,养成了极端固执而倔强的个性,直到现在,都是生于斯,毁于斯。


从那个寒假开始,我开始去网吧打游戏,一天一天的麻痹自己,奇怪的是,在打游戏时我总是很少产生生理性痛楚。没有钱了,就跑去操场打球,不管是下雨还是大太阳,有时候能够看到篮球在空中炸成一朵花,我一阵眩晕,天旋地转,难以诉说的快感涌上来,然后丧心病狂的笑,但是一瞬间后,幻觉消失,一种深深的缺失感涌在心里,跟失恋一样剧烈。
 

那时候不知道是抑郁症,听都没听过。
 

我有一次跟我的同桌提起我的事,他说:
心情不好?诶呀,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如同现在依然大多数人都会这么说起这句话,但他们压根不知道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跟人提及这些,我知道他们不能体会,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敢诉说这件事。
 

他们,包括我的父母,老师,朋友,同学在内,只会对我进行否定,告诉我:
你个小屁孩经历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挫折。
 

也许我潜意识里只是寻求一种认同,也许我希望可以得到某种理解,也许甚至只是想要一种被别人存在在他们眼里的感受,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自卑,为什么难过,为什么无法集中精力,为什么会有幻觉。
 

多年以后,刚从大学毕业,工作不如意,工资极低,我有一天坐公交赶火车,硬是没有舍得坐两块钱的公交,等车的时候,渴得不行,却舍不得去花一块钱买瓶水,那一刻街上人来人往,光鲜亮丽,华灯初上,我恍惚间觉得我就是这个社会的弃儿,是这个社会最低等的人群,这个世界完全与我无关,一股无助辛酸的感觉全部涌上心头。
 

我害怕某一天从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看着陌生的人对你漠然的眼神和随性的嘲笑。
 

我害怕某一天我的妻儿跟随着我奔波劳累,害怕我的父母白发斑斑时我却一无所有。
 

偶然我又记得当时跟同桌聊天时,他说的一句话:
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么。
 

我深深的触动,要知道,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活着比死难多了。
 

真的,抑郁症时那会儿自杀,就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仿佛是在失落的荒野里奔跑,直到精疲力尽,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仿佛死亡就是终于可以躺下的那一刻,终于将这一切画上圆满的句号。
 

我常常感到失落或者无助,彻夜难眠。心里渐渐很硬,很冷血,跟同学们一起强颜欢笑,却无法开心,从人群转身就是一脸冷漠。
 

然后在自己视线所及范围内所想到的,都是有关自杀的方式,过桥想跳下去,有车子想撞死,看到刀具想搁手腕。我尝试过,终究没办法舍弃家人,没办法离开我的朋友。
 

高二的时候,我因为打war被母亲在网吧抓住,我一言不发被抓回家,父亲脸色铁青,嘴里不停的训话:“你对得起我们吗?”“你还想不想读书?”母亲冷嘲热讽:“呵呵,读书读到网吧了。”
 

尤其是那句,你还想不想读书,无数次了。
 

第一次听的时候,我害怕离开学校,那时候还是小学,渐渐听得多了,突然某一天我就不想读书了,哪怕当时我还是班里第一名,真的,父亲给我的那种“你到底行不行”的心理暗示太强烈了,以至于等到高一时,我真的不想读书了,是真的不想读了。每每看到英语,我全身发抖,忍不住寒战,我害怕读书。
 

于是,我说了唯一的话,退学吧,我不读了。
 

父亲暴跳如雷,抓起扫帚另一头,拿棒子那一端狠狠地打我。他万万没想到曾经成绩那么好的儿子如今说出这样的话。
 

棒子被打折了,我母亲发了疯似的哭,拦着我爸爸不要打了。父亲打红了眼,连着我母亲一起打。
 

母亲嚎啕着就给父亲跪下了。
 

我当时听不见,看不见,脑海一片空白,只听见恶魔的尖叫,阴森森的地狱之感袭来,我忍不住冷战,那一刻我看到了父亲的眼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失望,为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忤逆子。
 

深深地叹息,父亲无奈的坐到了沙发上,说: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没出息的家伙!”
 

那一刻,我坚定了自杀的念头。
 

曾经无数次这样想过,但我告诉自己千万千万不能那样。曾经也尝试过用来挽救自己的这个理由,如今终于解除了。
 

我拉起母亲,认错道歉,并写保证书,一切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认真的在反省自己的错误,在我心里,这是最后的一次认错,因此诚恳而真挚。
晚上我没有去上课,去市场买了一瓶农药。然后旷课打了会球,打完这最后一场球,就静静的躺在操场上看着黑暗降临,看着上课,看着下课又上课。
我喝了下去,那一刻,心里莫名的期待。
 

农药的滋味你们品尝过吗?并不好受,很腥,塑料味很重,难以入嘴,刚喝就想吐,胃里非常不舒服,但不是疼,也没有难受,我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开心,长久以来,才那么彻底的开心过一次,神经病一样的开始哭泣又大笑,我鬼使神差的走出那个平时我呆的那个阴暗地方,然后不自觉的坐在了地上,捂住肚子,朝着在操场上逗留的小情侣又哭又笑。
那种感觉,我永远不会忘记。
 

似乎是那一瞬间,天地变幻,黑白颠倒,我的灵魂漂浮了起来,看着无知无畏的蝼蚁在畏惧,在恐惧,愚蠢而又懦弱的活着,我看到他们对神灵的敬畏,他们跪在地上求饶,而我就是那个觉醒的人,灵魂在与天地融为一体。
可惜现实不是那样的,操场上还在的人闻到了我瓶子里浓浓的农药味,七拉八拽的把我拉去了教务处,正好我班主任也在,立马叫上了几个平时跟我走得近的同学,送去医院。
 

我惊醒,重生了一般。
 

一下子所有知觉和回忆全部恢复过来,朋友在旁边一直跟我说,
“你还有没完成你的心愿阿,你那么喜欢玩战争模拟游戏,说好以后我们要做出来这样的游戏的阿”
 

“有什么痛苦,不是还有我们吗?”
时至今日,我仍然庆幸,我终究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他们在紧要的时候,挽回了一条生命。
 

我哽咽得说不出话,头一次心中有了这样一个信念:
不能死,我还要做我想做的事。
 

这是一个强大到我后来都再也没有动摇过的念头,强大到我面对一切困难艰苦都不会放弃的念头,强大到几乎成为了唯一一丁点留给我的,用现在的话讲的是,所谓的正能量。
 

仿佛我历经辛苦,就是为了找到这样一个信念,甚至是信仰。我想起那本《我与地坛》史铁生也是用了那么美好的年华,甚至是母亲离开,才终于找到生与死的意义,不由得泪流满面,干嘛要那么残忍,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洗胃的时候,母亲几欲晕倒,父亲只是默不作声。
 

也许他们是自责,但于我而言,以一种完全想不到的方式,蜕变成了一个为了自己所求可以拼尽全力,同时一个几乎冷血无情的恶魔潜伏进了心里。
自杀未遂后,我三天都无法吃东西,拉出来的也是黑色的。
但抑郁症是不可能根治的,我从没有过彻底好过,灵魂不属于自己,再怎么强大也没有用,反反复复,后来也自杀过,都以未遂告终。
 

如果你体会过这些,你痛苦的阀值会很高,比如失恋,你想流泪的时候都没办法流泪;你还会拼了命的对一个人好,但是,你的这些病症,就像是剪刀手爱德华,越是靠近越伤害恋人,伤害你的亲人。
 

2012年底我开始神经性耳鸣,本该是五十岁以后才会有的病,我20来岁就有了。大家一定都过耳鸣,知道耳鸣的时候很不舒服,神经性耳鸣是什么呢,就是耳朵里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一直在耳鸣,直到我死去。
 

我读书的时候会有这个刺耳的声音,走路会有,休息会有,吃饭会有,听别人说话会有,永远都有。如果你们不能体会抑郁症为什么会自杀,那想象一下你耳朵里不停耳鸣的感受,大概就能明白了。
 

很痛苦吗?是的,无奈吗?是的。有时候吵得我睡不着,恨不得拿针把耳膜给刺穿了,从此再也听不见就好了。
 

可是,刺穿了又有什么用呢?耳鸣是幻觉,是大脑出错了,不是耳朵出错了,就算是刺穿了耳膜,只要大脑还在,我就会永远的承受着耳鸣的折磨。我的世界再也不会有安静的时候,再也不能一个人真正的默默的呆着,永远都会有那么一个不悦的声音伴随你。
 

这大抵就是绝望的感觉吧。
 

小伙伴跟我说话,看上去我又能有什么异样了?不会的。
抑郁症也是同理,看上去也许很正常,只是情绪低落,可只要你不是,你就不能体会的。那种心理上不受控制的折磨,选择结束,只是时间问题。
有些关注我的人,为何要问我:
 

年纪轻轻怎么才能像你一样思想这么成熟,看问题那么透彻?
 

如果你觉得我成熟的话,我倒希望你不要这样的成熟,人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不好吗?这个世界求而不得的东西太多了,满是无奈,欲求的越多,越是痛苦。
 

抑郁症剥夺了我很多,给了我很多,让我明白,所谓人生,无奈是常态,那一句:
我得到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这句话里的沧桑,像极了大话西游最后那里,夕阳武士和他喜欢的人抱在一起,孙悟空转身离去的场景。
 

现在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常常不能自已。我做了自己最大的抗争,我在无数次的放弃自己的边缘拯救自己,也许我在别人的世界里我什么也不是,但在我自己的世界,我是自己的英雄。
 

前文所说,支撑那时我活下去的理由是:不能死,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没有做。而现在,活下去的理由却渐渐变了:
死固然是要到来的归期,无关审判和评价,上帝赐予了我们灵魂,也告诉了我们必然赐予我们死的结果。只要我们活着还有一丝眷念,死得必然不甘心,我们又怎可不一视同仁的对待生死这对阴阳鱼。
所以,我还是有很多事想做,性质却不一样了,以前是要去做一些我想做的,而现在,是要去完成我想做的,直到某一天,我终于安心的直面生死。

补充:
谢谢大家私信和评论安慰我,其实还好啦,如大家所见,我现在生活的很好,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公司,大部分时间都是阳光开朗的。虽然没有女朋友,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没有的好。。

 

 

====================

看完你们是什么想法呢?

我的想法太多,感触太多,归结为一句:

珍惜关爱身边的人!

 

请对身边的人多一点关爱!


关注大河票务网二维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