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演出门票
  • 景点门票
  • 酒店客房
  • 旅游线路
张学友 锦艺城海洋馆

当前位置:大河票务网 > 演出新闻 >

2018罗大佑深圳演唱会 当迷弟李志遇上偶像罗大佑,会发生什么大事?

时间:2018-01-18 10:26   TaoLong

罗大佑深圳演唱会时间: 2018.01.27

罗大佑深圳演唱会地点:华润深圳湾体育中心-体育馆

罗大佑深圳演唱会门票价格:1280,980,780,580,480,280

在线订票:http://www.dahepiao.com/yanchupiaowu1/ych/2017102630981.html


李志唱过很多次罗大佑的歌,直到《大事发声》俩人才终于有机会第一次同台。

就如李志心里总怀着对罗大佑的仰慕一般,所有听罗大佑度过青春的我们,都带着这股仰慕被时代推着向前,在不同的人生关卡停下来,回头再看,原来罗大佑一直在那,隔着雾,隔着纱,隔着青春,歌声飘到好远好远。

上次12月31号来北京是十五年前的事了。”

15年前,罗大佑48岁,15年后,罗大佑63岁。

· 1 ·

48岁与63岁,谁说年龄是票房阻碍?

无论是15年前,还是15年后,罗大佑对华语乐坛都不是一个“C位”存在,2002年的时候,陶喆、周杰伦、陈奕迅、林俊杰、孙燕姿、蔡依林,而现在,更多了李宇春、张杰、华晨宇、鹿晗、吴亦凡、tfboys,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乐坛新人的每一次迭代,罗大佑,及“罗大佑们”似乎愈加边缘化。

罗大佑被誉为“华语音乐教父”,而“教父”的称谓,同时也透露着“老”:老了,创作不再是巅峰了;老了,嗓子大不如前了;老了,跟不上现在的年轻歌迷了。这样的“老”,也意味着与主流乐坛、主流乐迷的距离感。发行的新歌可能不再是国民金曲,同样的,演唱会可能也没多少人来了,失去了这两样音乐的核心价值,这样的歌手,恐怕也只能靠走穴生存了。音乐综艺节目层出不穷,成了老一辈歌手的跑马场,当罗大佑再一次归来,也以为他会从“时代歌者”、“音乐教父”变为“综艺歌手”。

所幸,这样的担心,并没有成为现实。

 

签约种子音乐后,他全新的“当年离家的年轻人”巡演开跑,前两站台北小巨蛋和北京五棵松的演唱会全场爆满,63岁的罗大佑,没有让年龄成为他票房的阻碍。相反,他再次复刻了自己15年前“围炉音乐会”的成功。我在微博上看到的是这样的盛况:

 

15年前,罗大佑48岁,他在当时北京最好的场馆——首都体育馆;

15年后,罗大佑63岁,他在现在北京最好的场馆——五棵松体育馆。

是啊,罗大佑与主流听众虽然疏远了,但自己的歌迷,从未离开过自己,即使已经过了15年、30年……还要说的是,如今的乐坛是一个分众化的“圈层”时代,再也没有全民偶像,每个歌手都有自己的圈层粉丝,罗大佑的圈,即使越来越边缘化,但圈还在,圈里的歌迷还在,而且,对圈里的歌手和歌迷而言,与外界的疏离、边缘化对他们并没有影响。

而从商业的角度来看,70后/80后的一代,刚好拥有了无可比拟的消费能力,就像上图中保安老大爷说的,小年轻去看华晨宇,地铁或者打车,而去看罗大佑的这群人,他们有车、有房,有孩子,有自己的家。

在微博上,除了回忆自己青春的70后/80后,我还看到了不少的90后,92年、94年、96年……我也是90后,罗大佑并不是我们的青春,我只是在小学的时候学过《童年》这首歌,我们为什么会听罗大佑?因为,在速食无味、喧嚣嘈杂的时代,我们越来越怀念老一辈,那种纯粹的爱、人文关怀和时代笔墨。

 

一位96年的女孩从英国赶回来

· 2 ·

惨淡与爆满,谁说IP是票房保障?

音乐和所有的文娱领域一样,是一个很奇妙的行业,因为你无法预知会发生什么。办一场演唱会,不像iphone一样永远不担心没人买,再大的咖,都有可能翻身。

这次,罗大佑新东家种子音乐操盘全新巡演,则化繁为简——这就是只属于罗大佑的个人专场。less is more,我们渴望简单与纯粹,当罗大佑本人要在两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唱响《恋曲1980》《恋曲1990》《鹿港小镇》《童年》《光阴的故事》的时候,这个演唱会,就成功了一半。

 

此外,演唱会的主题“当年离家的年轻人”来自于罗大佑最为广为人知的一首歌曲《鹿港小镇》,那首批判城市建设对乡村破坏的歌曲,在新时代下也衍生了新含义:“漂泊”“家乡”“理想”,这样的主题,难说有什么新意,但十分能够戳中受众的情怀,无论是第一站的台北、还是跨年夜的北京还是下一站的深圳,城市里都有很多背井离乡,漂泊在其中打拼的年轻人,这也是主办方的一个小心思吧。

 

在这场演唱会之前,罗大佑刚刚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家Ⅲ》,因此这场演出与之前的唱片宣传完全呼应,以罗大佑不同时期对家的理解为划分,将整场演出划分为三部分,新歌与老歌交织,以延续性的方式,将人生的不同阶段完整的呈现出来。这样的演出,冲淡了老歌与新歌的界限感。从线索清晰的整场演出到新老专辑之间的呼应与交织,种子音乐为罗大佑打造的是一个立体的,全面的,有成长线索,有生命力的音乐形象。

对于罗大佑这样的歌手来说,举办一场演唱会,盈利或亏损都在情理之中。因此,演唱会的定位与策划就显得十分重要。好的策划,有效的传达,其实能够挖掘是一大批非常规演唱会受众,让这些不经常看演唱会的人走出家门来看演唱会。

 

· 3·

跨年演唱会的青春情怀

2017年12月31日,罗大佑与近万名歌迷在北京五棵松像是老友重逢,当年离家的年轻人都长大了,当年的罗大佑也不再年轻了,人们带着过去的青春,带着那些还未来得及细细回忆的记忆一起合唱: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当年的罗大佑顶着一颗爆炸头,站在台北演唱会的台子上,唱歌的时候踏着随性的舞步。33年后他站在北京的台子上,只是一人一麦一把吉他。

2017年跨年演唱会最后一首歌《鹿港小镇》

岁月褪去了那些浮华,故事改变了我们,市场被时代重新规划,但罗大佑三个字,始终未曾掉价。

三十余年,大家从未忘记过他,他需要做的,只是让大家再次想起他。


罗大佑深圳演唱会

关注大河票务网二维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