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场馆路线查询
当前位置: 大河票务网 > 演出门票 > 话剧 >新编沪剧《原野》上海站门票
新编沪剧《原野》上海站

新编沪剧《原野》上海站

经典名著系列三部曲 新编沪剧《原野》上海站:如果你还有疑问的话,那就在1月30日、31日来上海虹桥艺术中心,寻找最终的答案。

演出时间:2019-01-30/31

演出场馆:虹桥艺术中心  

详情咨询微信客服

关注公众号了解购票详情及上海其他演出

公众号 : 大河票务网上海站
id: dhpwsh

《原野》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杰出的戏剧大师曹禺先生的经典名著,也是曹禺先生唯一一部描写中国农村的作品。
其风格显然不同于他的其他代表作,如《雷雨》、《日出》、《北京人》。这部作品已经和现实主义有了区别。
这个冤冤相报、看似简单的复仇故事,蕴涵着阔大渊深的人物情感并展现出复杂鲜明的人物性格。
它不仅仅揭露了封建社会的黑暗,表现被压迫、被摧残的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还更深地发掘了人性的复杂多面性。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原野》是曹禺先生写得最深也最富有争议,最富有看点的一部好戏。
随着时间的流逝,更显其经典本色,让后人敬佩不已,
舞台的意象同样丰富多彩:浩淼的原野,铺满黄金的理想仙境,黑暗迷茫的森林,通向远方的铁轨,梦魇一般挥之不去的鬼魂,表现了曹禺先生心灵深处更多有待体味、有待阐释的复杂思想。
这是一个杰出的剧作家对中国现代农村的思索,是牵挂农村未来发展的济世之心。



也有人认为,《原野》不是一部以复仇为主题的作品,它是要表现受尽封建压迫的农民的一生和逐渐觉醒。
固然,“反封建”、“农民”等指谓,是曹禺在新时期之初仍带着既往不可摆脱的“时代烙印”,而众所周知,题材本身并不能决定立意走向,但是“逐渐觉醒”之说无疑更切中了曹禺的创作思考。
焦阎王害了仇虎一家,仇虎要报仇,但阎王死了。所谓“父债子还”,仇虎就要杀焦大星。
可大星曾是他儿时的好友,仇虎下不了手,内心充满了矛盾。在杀了大星之后,仇虎又沦陷于内心的癫狂和精神的崩溃。
曹禺的原著显系以仇虎为主角,表现了一个男性从原始野性的怨怼到复仇后饱受心灵煎熬和良知谴责的“心狱”历程。



而沪剧《原野》在严谨尊重原著精神和基本框架之下,将发生背景的民国初年改为二十世纪三十年代。
因为那个时代开风气之先,一些新思潮正影响、冲击着当时人心的思想裂变,人们开始了一些对人生、对爱情、对自由的思考。
这也有利于对人物性格的多维度塑造,不至于那么扁平、极端,由此为沪剧的现代性改编洞开新格局和新气象。
剧情环境则由北方原野改设于上海近郊的某江南小镇,镇上有一片荒野林海,北方风貌就此置换为江南风韵。
《原野》本就是一曲爱的“秋歌”。只是每个人对于“爱”的表达方式和结果都不同。一群相爱的人,铸成了“恨”和“仇”的悲剧。
但其间的真爱:执著、包容、成全、担当、牺牲和悲悯……这些都具有超越性的人类情志。
然而,“人造”与“自造”的“黑屋子”,始终在人间不曾绝迹。



沪剧《原野》着眼于现代价值的审美蹈扬,已不再是一出简单的复仇戏,而是人与人之间人性力量的角逐。
极爱与极恨都是为了情感的守护、生命的尊严、人性的复苏和美的召唤,而不在复仇本身。
“阶级斗争论”和“道德至上论”的评判必须剔除。人与人要放在价值的天平上审视和对峙。我们要追求故事之外的普遍意义,烛照人类命运的悲悯情怀。
这虽是一个“乡土戏”,但我们要呈现的是一部富于现代观念的“现代戏”,一部细腻而大器、深沉而温暖的现代人文诗剧,这其实也是对曹禺先生创作初衷的映照与回归。



《原野》是一部成功之作,是一部优秀剧作,这已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对众多观众的征服所证明。
它的主题是积极的、有价值的。当然,这又不仅仅是一部具有大师气魄的艺术探索之作。
如果你还有疑问的话,那就在1月30日、31日来上海虹桥艺术中心,寻找最终的答案。

更多上海话剧相关信息

新编沪剧《原野》上海站资讯

    开售提醒
    微信公众号

    大河票务网,为您的品质生活而来!